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妈妈的军旅生活
妈妈躺在床上,薄薄的肚兜完全遮不住她巨大的乳房,下体也露了出来,黑色浓密的阴毛遮盖住了粉嫩的鲍鱼,佐藤已经浑身赤裸,淫笑着走向妈妈。我被吓得坐在沙发上不敢动,翻译官用手枪指着我的脑袋,无知的我只得静静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妈妈紧闭双眼、不情愿的张开双腿让佐藤肆意抽插阴部、蹂躏这对美乳。谁知这对美腿一但张开,便再也别想合上……那时我才8 岁,在邻县里的一所小 学上三年级,爸爸去参加抗日军队,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刚出生的弟弟三人维持生计。妈妈生我很早,当时也只有28岁,在棉花产做着工人。妈妈两个奶子很大,按照现在的标准可能有G 罩杯了,再加上以前农活都是爸爸做,妈妈的皮肤很好完全没有一个农村妇女的样子。妈妈身材虽然平时穿着保守看不出来,但其实厚厚的衣服底下迷人的胴体经常引来无数同乡流氓猥琐的目光。

  像往常一样我早早放了学回到家里,但村子里一片死寂。

  “日本鬼子打来了!”这个想法在我脑中迅速的浮现出来。我怀着紧张、害怕的心情跑回家中,因为只有妈妈在,我才最有安全感。

  踏进院子的一霎那,本以为松了一口气的我被两只强有力的手抱住——是日本兵!我不停的挣紮,但毕竟只是8 岁小孩,哪里挣得脱日本兵的手。日本鬼子将我抱起来,拖进屋子里。

  引入我眼帘的是妈妈一丝不挂的仰面躺在炕上,上面压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人,衣物杂乱的扔在屋里,我四处寻找却看不见弟弟。他们两人的中间部分被一根很粗很长的棍子连接着,而且那人正在用他那根棍子一下一下的狠狠撞击妈妈,每撞一下,妈妈都发出“啊”的叫声,样子十分痛苦。

  我看到妈妈样子痛苦,忍不住喊出了声:“妈妈!”

  妈妈流着泪,转过头来看向我:“快跑……嗯!嗯嗯嗯……嗯不要管妈妈……唔!”还没完那个人便用嘴堵住了妈妈的嘴,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我只是绝望的喊:“妈妈!妈妈!妈妈!唔!”但最后嘴也被日本兵捂住。

  那个人应该是军官之类的,他看到我来了,一挥手让抓着我的日本兵退下,但下体的抽插仍然不停。

  日本军官与妈妈换了个体位,妈妈跪趴在炕上他从后面插,并示意让妈妈面向着我。妈妈执意不肯,两只大奶在挣紮下左右摇晃,滴滴奶水从奶头甩在墙上。

  日本军官看似生气了,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用腹部使劲插了数十下。

  妈妈双手发软无力支撑身体,呻吟着趴在炕上,大奶被自己身体压住变成两个白皙巨大的肉饼。日本军官趁妈妈无力,双手握住妈妈两颗乳房,把妈妈擡了起来,转了个方向松了手,妈妈只得双手撑着面对着我。日本军官双手并没有松开,反而肆意的玩弄、揉捏妈妈的乳房与乳头,新鲜的奶汁四处飞溅,染湿了炕头。

  “啪啪啪”的声响不绝于耳,而妈妈则无奈的“哼啊”直叫,表情痛苦没有丝毫办法。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飞奔到妈妈面前,和妈妈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妈妈边哭,边“嗯……嗯……”的叫。

  “妈妈,都是儿不好,保护不了您!”我说

  “嗯……嗯……没……没事……”

  “弟弟呢?”我害怕弟弟会有个三长两短

  “弟……弟弟在……嗯……嗯在村长那……我……哦哦哦哦……我给他了。

  你……你放心……他……嗯……没……没事的……哦哦哦哦……”妈妈抱着我哭诉着,日本军官看到是我反而加快了抽插速度与力道,说话间妈妈乳房摆动不停地拍在我下巴上,奶水也甩在我衣服上,染湿了一大片,“你……嗯……你快跑吧……鬼子在和妈妈……嗯……忙……不……嗯嗯……不……嗯会管你的……唉……啊啊啊啊啊!”妈妈没说完便大叫一声,双手松开,我急忙扶住妈妈,妈妈不停地抽搐,再也没了力气和我说话。

  用力抽插了几分钟后日本军官“唉……”的一声,插在妈妈体内不动了,下体不断的抖动。

  日本军官从妈妈体内将自己的鸡鸡拔出,然后把妈妈转过来往她嘴上凑,想染她清理自己的鸡鸡。 妈妈瘫倒在炕上喘着粗气,不断有奶水从褐色的乳头里流出,顺着乳房完美的弧线向下淌到炕上。妈妈不肯张嘴,日本军官用他粗大的棒子拍打妈妈的脸,由于刚射完精又刚从穴里拔出,硕大的肉棒在妈妈脸上一拍便是一个印子,最后妈妈被拍的满脸是精液,终于闭着眼抓住了肉棒,被日本军官捏着鼻子塞向了嘴。

  日本军官的鸡鸡比妈妈整个手掌还要长,而且妈妈一只手也握不住,塞了三四下竟然没有塞进去妈妈的樱桃小口。愤怒的日本军官用妈妈的乳房草草擦干了水渍,穿上了军装准备要走,翻译官马上跟了进来赔笑着和在军官旁边。这个走狗正是以前趁爸爸干农活想要偷 奸妈妈的二狗,但几次都没有成功。

  日本军官走出了屋子,叫了几个日本兵示意他们把妈妈带走,把我解决掉。

  瘫软在炕上的妈妈被两个日本兵就此赤裸着擡了出去,白色、粘稠的液体不断从妈妈的下体滴在地上,滴了一路。硕大的乳房被捏的发红,随着日本兵擡着走一颠一颠,奶水顺着乳房上红色手印向下流。

  妈妈示意我赶紧跑,但发现有个日本兵端着枪向我走来的时候,妈妈哭喊着,晃着大奶子挣脱日本兵,跑到军官面前,全不顾自己赤身裸体、满脸精液的样子,跪在军官面前哭喊道:“求求你啊!不要杀了我儿子!我求求你了!我可以和你做爱啊!请你不要杀他!”

  军官叫来二狗,二狗翻译给他听了之后,他不动声色说了几句话,二狗翻译回来说:“我们佐藤大人说了,想操你随便操,不需要你来谈条件。”

  妈妈又跪在二狗面前,抱住二狗的腿,两颗硕大的乳房几乎夹住了他的腿:

  “二狗啊,你不是很想和我操吗!帮我说说吧!我求求你啦!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二狗看着妈妈的双乳,眼睛都直了,一脸淫笑的问到。

  “答应……答应给你……”

  “和我什么?”二狗不依不饶的想羞辱妈妈。

  “给你操……”妈妈面红耳赤的答道。

  二狗终于笑到:“好!这可你是你说的!”转身说了几句话,佐藤想了想,只好做了手势示意带我一起走。

  二狗俯下身,双手捏了捏妈妈夹着他腿的美乳,上面仍然满是奶汁,有些湿滑,还有不少蹭到了二狗裤腿上,但怎奈妈妈的双峰实在是极品。二狗揪着妈妈两颗乳头把妈妈提了起来。妈妈面红耳赤,又受不了乳头的疼痛只得依着他站了起来。

  二狗淫笑道:“嘿嘿!真是对极品大奶子!看我怎么玩你!哈哈”

  然后指头伸进妈妈下体向那两个刚擡着她的日本兵送去。拔出来还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坏笑着看着妈妈赤裸的背影。

  我被绑着、蒙住了双眼被日本鬼子推着。妈妈赤裸着被双手双脚悬空擡在两个日本鬼子头顶在我旁边,我可以闻到腥臭味和奶水味。

  妈妈一路上一直安慰我:“妈妈没事的,我和鬼子们谈点事情,不会出大事的。等爸爸他们打来一定打死这帮鬼子!放心吧,妈妈没事……”

  不知妈妈被揩了多少油,一路上妈妈都在我身旁“嗯……嗯……”的闷哼。

  当我眼罩被拿下来之后,我被扔进一个牢房里,妈妈不在我身边,我疯狂的喊“妈妈!妈妈你在哪!?”但没有人理我。

  直到第二天清晨我昏昏沈沈的听到牢房门打开,被一个鬼子压着往楼上走。

  我被带到顶层楼道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推了进去。

  屋子里满是腥臭味,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床垫,已经被染湿,佐藤正从后面干妈妈,妈妈表情还是非常痛苦,“啊……啊……”的大叫,乳房满是手印,上面是凝结了的白斑。

  妈妈完全沈浸在下体的疼痛之中,闭着眼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我刚想喊妈妈,突然一个枪口对着我的脑袋,我被吓的不敢动。

  “别出声,过来!”是二狗的声音。

  我被带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这是一间昏暗的房间,挺大,墙上挂着各式鞭子、木棍,屋子里还有木驴、十字架、三角木马。

  二狗带上门,指着我脑袋,和我坐到一个沙发上。被完全挡住视线之后我们看不见妈妈和佐藤的情形,只能听到声音。

  我能听见“啪啪啪啪”的拍打声和妈妈撕心裂肺的惨叫,不知道佐藤在对妈妈做什么,我刚想站起来二狗拿枪抵着我,我瞟了他一眼坐了下来,我才发现他竟然也没穿衣服。

  我们尴尬的坐了十几分钟,妈妈的惨叫和“啪啪”声也响了十几分钟。

  妈妈的惨叫声越来越大,最后“啊——”的一叫没了声音,但是“啪啪啪啪”

  的拍打声却没有停止,随后变成了“噗呲噗呲”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插在洞里并挤出水渍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来回了五次,紧跟随妈妈第六次尖叫,佐藤“唉……哦……”的一下,“噗呲噗呲”的声音也停了。

  妈妈嘴“呼呼”的喘着粗气,但突然好像被堵上了,连“唔”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声音。

  然后便是脚步声、关门声。

  闻关门声后,我急忙冲了出去。

  妈妈仰面瘫倒在床垫之上,脸上全是精液以至于眼睛都睁不开,鼻子也被精液堵住只得张着嘴大口喘气,嘴角还挂着残留着的液体。 胸部乳头被捏的略微有些肿胀,奶水呲在墙上、床垫上、地上……到处都是。腹部的起伏使得大量精液从被染白的阴毛见涌出来,屁股里还插着一跟小木棍。

  我跑到妈妈身边,跪在那哭着和妈妈说:“妈妈,您没事吧。”

  妈妈眼睛睁不开,用满是精液、并且已经粘稠的手握着我的手:“孩儿啊……你没事就好……妈……啊!”二狗这时候挺着翘起的鸡鸡不由分说插进妈妈的穴里,将大量涌出的佐藤的精子又顶回了妈妈的洞穴深处,妈妈被烫的大叫。

  “嘿嘿!小穴被佐藤大人插了一天一夜了还那么紧!真是极品!”二狗坏笑着,边插边蹂躏着妈妈得双乳说道。

  “你呀……嗯……要……要谢谢你二狗哥……嗯……嗯他……嗯救了你……命……嗯……”妈妈手一软,松开了我的手,“我呀……嗯是在……哦……嗯……报……报答他呢……嗯……哦……我……哦……哦……没……嗯……没事的……嗯哼……嗯……”

  二狗这么多年的意淫总算成为现实了,他那跟十几厘米的鸡巴总算如愿品尝到了妈妈花心的滋味,二狗抓着妈妈的奶子放声大笑起来:“爽不爽?哈哈哈哈哈哈!”

  “嗯……嗯……”妈妈握着我的手,小声的答道。

  二狗使劲插两下,妈妈便一阵酥麻:“二狗哥……你……嗯……嗯饶了我吧!

  ……嗯我刚跟鬼子……做……做完……请……请你放了我吧!我一会……一……嗯……一会给你……”妈妈求饶道。

  “反正你都高潮了六次了,多这一次不多少我这次不少!哈哈哈!”二狗紧插两下还捏了妈妈两只奶头,乳白色的液体“呲”的喷射出来,“哦!?还有奶呐!来来来让你二狗哥喝个够!”说完俯下脑袋陶醉的喝起奶来。

  “我……嗯……二狗哥……你……我嗯……哦哦哦!”妈妈已经被插得语无伦次了,“下……下次再和你……嗯……嗯……好……好吗?”

  “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难不成被救了之后!?”

  “回……回家后……嗯……每天和你……做爱……好……嗯……好吗……嗯……嗯……哦……嗯……嗯……”

  “回家?你觉得你还回得了家吗?哈哈哈哈!你可是要伺候我们一整队人啊!”

  妈妈听到这害怕了:“狗哥……要……嗯他们……嗯都……嗯……做吗!?”

  “那是!不然你以为我那什么借口把你儿子救了啊!?”二狗放声大笑。

  “呜呜呜……求求你……嗯……呜……能不能求求情?嗯……我不想和他们做……嗯……我答应你以后我是你的……哦……嗯……嗯……”妈妈哭着问二狗。

  “好呀,我帮你说说。 你现在可要全心全意伺候我!”

  “嗯……谢……谢谢二狗……嗯哥……”得到保证的妈妈一心一意的伺候二狗,挥手让我离远一点,便渐渐露出了淫荡的本性:“哦……哦……好爽!二狗哥!插我……我要……我要……”

  妈妈脸上的精液凝结,使妈妈眼睛睁不开,妈妈只得双手双脚环抱着二狗的腰和屁股,闭着眼一个劲的浪叫。虽然已经被佐藤的巨大阴茎不眠不休的抽插了一天一夜,但此刻显出的淫荡与活力丝毫不逊于刚开始做的人。

  二狗趴在妈妈身上,努力想让自己尽可能紧贴妈妈的胴体,感受妈妈嫩滑细腻的、满是精液的肌肤,双手不停揉搓着妈妈的乳房、吸食着妈妈新鲜的乳汁。

  妈妈不停用淫荡的语言刺激着二狗,下体努力配合着二狗的抽插,尽可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他。相信以妈妈的样子任何男人都很难承受。终于在抽插了数百下之后,二狗双手紧捏住妈妈的双奶,下体插剧烈抽搐,积攒了数年的愿望终于可以发泄在自己心目中女神的体内了,大量滚烫、浓稠的液体从二狗的龟头射进妈妈早已满是精液的子宫。 妈妈也在二狗射精的刺激下达到了她几小时之内的第七次高潮。由于下体早已被佐藤填满,无法再装下二狗的精液,大量交融的白色透明液体从两人交合处挤压喷了出来。

  二狗并没有拔出自己的鸡巴,而是让它半软的泡在妈妈的穴里。

  “哈哈!我都软了你的穴还夹得我紧紧的!你老公真是享福呀!”二狗松开咬着妈妈乳头的嘴说道,“你一定没玩够,看我再来一次!”

  “别……嗯……二……二狗哥……我……啊!”

  妈妈小穴一开一合向外吐着液体,不断刺激着已经软了的二狗。而二狗因为年轻气盛,在刺激之下很快又硬了起来,充满了妈妈整个小穴。

  “求……求你……嗯……二狗哥……不要……不……啊……疼!”妈妈以无力反抗,只能用轻柔的语气求饶。

  但这样的求饶只能让人更有欲望,二狗一直在吸食妈妈的奶汁,左奶吸完换右奶,完全忽视了妈妈的话,同时下体开始了下体的抽动。

  这次的时间明显短了些许,但还是插了百余下,便起身走到妈妈面前,将自己的鸡巴抵在妈妈嘴前,妈妈满脸精液看不见外界,只得凭触觉在碰到二狗龟头之后便乖乖张开小口,将鸡巴含进嘴里,用舌头与牙齿刺激着他。

  口技高超的妈妈在短短十几秒后便让二狗缴了械,射进了妈妈的嘴里。 二狗拔出阴茎,满意的笑着看妈妈的惨状。

  妈妈想吐出精液,但二狗捂住她的嘴,说:“咽下去!咽下去,听到没!”

  妈妈只得努力向下咽,但摇着头表示咽不下去,并从嘴唇挤出几滴液体。 二狗见状,急忙坐在妈妈身上将鸡巴插入妈妈嘴里:“来,我看你咽不咽得下去!”

  然后疯狂抽插妈妈的嘴。妈妈不停地干呕、咽口水,终于还是把精液咽了下去。

  二狗也放心的拔出了鸡巴。并伸手下去抠妈妈的阴部,“噗叽噗叽”的声音不绝于耳,并有液体随着指头抽插流出体外,“唉,这才对嘛!”

  “咳咳……咳咳咳……”妈妈咳嗽不止,左右扭动着屁股。本想用手去阻止,但她所剩的力气只够将手轻轻盖在二狗的手上。

  等佐藤回来,二狗已经穿好了衣物,端着枪坐在我旁边,而妈妈仍然满身精液的瘫软在床垫上。

  佐藤看到此景,并没有在意多出的几处精液,拎着妈妈走向了里面那间满是工具的房间,我追了过去,被佐藤一拳打倒在地,被二狗拿枪指着脑袋,趴在地上不敢动。佐藤将妈妈抱上了三角木马,便转身锁上了门。 我当时并不知道妈妈会发生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好事。便痛哭起来。

  门里传出了妈妈的惨叫,我喊着“妈妈!”妈妈也回答着我:“妈妈……啊……妈妈在……在和日本鬼子……啊啊啊啊……谈……啊生意……没事的……”

  可当我再喊时,回应就只有妈妈的惨叫了……

  门再打开的时候便已经是深夜了,佐藤把门打开,我看见佐藤也赤裸着,鸡巴垂到了半个大腿的长度。他将近乎昏厥的抱妈妈了出来,扔在沙发上,示意二狗,二狗回头对我说:“去把你妈妈洗个澡再带回来。别想跑,不然你们两个都活不了!”

  我白了一眼二狗,搀着妈妈离开。 妈妈阴部已经红肿不堪,乳头也肿大而且乳房上还都是佐藤的指印。一边走,精液从妈妈脸上、嘴里、乳房上、阴道里向下滴在地上,染湿了一路。

  妈妈瘫软的坐在凳子上,我给妈妈细心擦拭每一个沾有精液的部位,由于肿胀,每每碰到下体和乳房,妈妈都会疼得小声惨叫。我打量四周,昏暗的澡堂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人,门外站了两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兵,根本不可能逃走。

  就在这时,两个日本兵进到澡堂,关上门锁好之后坏笑的边脱衣服边走向我和妈妈。

  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被胖揍了一顿并用他们脱下的衣服裤子绑着双手双脚和腿扔在了一边,我刚想大叫被其中一个人用衣服堵住嘴,发不出声音。

  两人赤裸着走向妈妈,昏暗的澡堂内妈妈目光呆滞的坐在凳子上,完全没有意识到又一次危机即将到来。

  当两个鬼子碰到妈妈的那一刻,妈妈突然躺在地上四肢乱蹬,并且大叫:

  “不要动我!不要动我!别碰我!!”

  但鬼子可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已经被干到麻木的妈妈完全不是两人的对手。

  其中一个人抱着妈妈,让妈妈就此仰面把双臂环绕在自己腰间,早已勃起的鸡巴二话不说插进妈妈嘴里,并左右摇动屁股让自己的肉棍在妈妈嘴里左右乱撞。

  另一个人抓起妈妈两只美腿,上面还有没洗净的残余精液,将自己的鸡巴插进妈妈红肿的穴里,疼得妈妈下意识的咬了下牙。此时口交的日本鬼子急忙抽出自己的阴茎,怒目圆睁,说了几句鸟语,抽了妈妈一个嘴巴子,妈妈被吓得不敢再动,忍着下体的剧痛,含着日本鬼子的鸡巴伺候他们两人。

  此时妈妈被两人擡着悬在半空中被狂肏,每次抽动都能给她带来无比巨大的快感和疼痛。妈妈紧闭着双眼感受着肉棍在体内的抽动。

  妈妈的奶子已经被我洗净,但在刺激之下乳汁又不自觉的从乳头流出。奶痕很快又布满了妈妈的美乳。

  妈妈红肿的穴更加给鬼子的阴茎多了一道刺激,再加上高超的口技,两个人几分钟就缴械了,无数精虫在妈妈子宫和嘴里游荡,妈妈只有呜咽的声音。两人将妈妈放到地上,发现了妈妈的乳汁,便一人一个左右吸起妈妈的奶来。妈妈无力的躺在湿滑的澡堂,四肢敞开成“大”字,不断的喂着日本兵奶。

  妈妈的奶水仿佛像春药一样,两个日本鬼子喝了一会奶鸡巴便又翘起老高,第二轮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波进攻比第一次更加猛烈,抽插速度、力度、幅度都比上一次更大,妈妈含着泪惨叫着,麻木的接受两人肉棒的洗礼。

  三四轮进攻之后,两名日本兵也被妈妈的美体榨干,洗了澡穿回衣服走到门口继续看门了。妈妈又一次被狂肏了,乳沟里不断精液流出到肚脐眼,红肿的花瓣上又多了一层精液。

  我立马爬过去含泪继续给妈妈清理身体,妈妈此时已经无力坐在凳子上了,保持着仰面躺在地上的姿势,目光呆滞。

  清理过后已经是深夜,我扶着妈妈回到佐藤的办公室,二狗不在,佐藤见到我妈回来了急忙挺着巨根走来上下看了看妈妈,便将自己只有半软的鸡巴插进妈妈体内,妈妈还是疼得近乎昏厥,被佐藤抱到床垫上,并没有进行抽插,我想他可能是累了。佐藤将鸡巴插在妈妈的穴内,和妈妈两人双双赤裸着进入梦乡。

  第二天,昏昏沈沈的我被妈妈的惨叫声音吵醒了,一睁眼就看见妈妈躺在垫子上被佐藤巨大的肉棒抽插着,佐藤揉着妈妈的奶,不停地变换各种体位,但就是不射。妈妈的淫液已经溅到佐藤小腹上,床垫湿了一大片。

  内射完了佐藤也不拔出巨根,或者换句话说是太大了龟头卡在子宫里拔不出来。佐藤整天插着妈妈办公、视察、训练士兵……做一切事务。而妈妈的任务就是做佐藤巨大阴茎、和他浓稠精液的容器。晚上睡觉时佐藤就让自己的鸡巴浸在妈妈湿润的阴道里,两人交合着安然入睡。只是偶尔,佐藤出去做任务的时候二狗会捡漏子和妈妈干上两炮。

  渐渐的,妈妈适应了阴道里充实的感觉,并且开始享受这种感觉,惨叫慢慢的变成了淫叫,而且会配合佐藤的每个动作,有时甚至在佐藤回来的时候主动挺着流着奶的乳房冲上去迎接佐藤的“小兄弟”。佐藤往往会满意的笑着,用手指抠抠妈妈的花瓣然后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再毫不犹豫的深深插入妈妈的子宫。 对于二狗的行为,妈妈也言听计从:让二狗内射、喝奶、喝下二狗的精液。

  我的角色从一开始被忽视,转变成了随从,平时妈妈干累了一边被插着一边让我端茶送水,还会用沾满精液的手摸摸我的头,微笑的和我说声:“真乖……”

  场面异常的淫荡。

  佐藤对妈妈越来越满意,终于在这天早上,以庆功宴的名义,插着妈妈将她抱起来,妈妈两个乳房紧贴着佐藤的胸,佐藤用眼罩把妈妈眼睛蒙起来,双手绑在脑后,走出屋门,我放心不下妈妈,只得跟在后面。

  佐藤一路走一路颠,肉棒不停出入妈妈的穴,妈妈以为佐藤有什么新玩法,高兴的配合着佐藤,乳房紧紧地贴着佐藤的胸,奶水从中挤压出来顺着佐藤的身体往下流,妈妈兴高采烈的和佐藤激吻着。

  妈妈被带到一间很大的牢房,中间有一个床垫,十几个裸体的日本鬼子正在小声聊天。当佐藤进入房间的时候,十几个日本兵都站了起来,盯着妈妈两眼发直,鸡巴各个充血勃起。单纯的妈妈则毫不知情地亲吻着佐藤,不停淫叫着。根本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佐藤突然将粗大的肉棒抽出,妈妈疼得惨叫一声,然后被扔到了床垫上。佐藤挺着大鸡巴走出房间,离开时将牢房门锁了起来。妈妈双手被绑在脑后仰面躺在床垫上,听到锁门的声音,妈妈连连用淫荡的语气呼喊着“佐藤大人……佐藤大人……”

  佐藤示意可以开始了,几个日本兵迫不及待的走上来,霎时间七八只贪婪的大手在妈妈身体上上下下爱抚着,妈妈浑然不知,仍性感的扭动着自己的肥臀,“哼哼”的浪叫着。

  妈妈眼罩被摘了下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双手被绑着身处十几个赤裸男人之间,被吓得惊叫一声,想跑但早已无能为力,下体早已插入了数十根手指里外翻弄着自己的穴。妈妈双脚在空中乱蹬,但并没有什么作用,妈妈哭叫着:“不要……不要……”但这只能让他们更有性欲。

  佐藤挺着大鸡巴悠然自得的坐在牢房门外,欣赏着发生的一切,妈妈哀求的看向他。

  妈妈想喊,但走过来一个人将肉棒插入妈妈的小嘴,前后插着不一会便射了精,拔出肉棒后妈妈还来不及吐出精液,等不及的日本鬼子们便开始抓着她头发把一根根阴茎强插入她的小嘴。

  巨乳妈妈温暖的口腔,让男人还没进入她体内就先用精液喷满她全身——妈妈乳房上、脸上、肌肤上已经到处是男人们温热的精液。那天妈妈不知喝下了多少精液,呛得她直咳嗽。

  当人们淩辱蹂躏完了妈妈的嘴和乳房,他们便开始了一轮密集的狂肏灌精:

  两三个男人掰开妈妈双腿成M 形,另一个男人便将他的鸡巴插入妈妈体内猛烈的抽插。射精之后下一个又接上。期间有些人还对妈妈的上身意犹未尽,不间断的抽插着妈妈的小嘴和巨乳。妈妈痛苦的呻吟着,被迫以各种姿势遭受狂肏。

  妈妈全身除了屁眼,到处都是男人的肉棍:阴道、嘴里、乳沟、双手、双脚、甚至肚脐眼上都摆放着日本鬼子贪婪的肉棒。妈妈不断扭动身体挣紮,但她哪是十几名饥渴的日本鬼子的对手,被牢牢地控制着,只能接受两条美腿不断被打开然后无情插入的命运。

  男人们硕长的阴茎狂烈地连接抽插,妈妈的子宫被狠狠地刺穿,精液灌入她的阴道里,沾满她整个私处……经过长时间的折磨,妈妈下半身已经被插到麻木失神,阴道早已装不了这么多精液,多出来的精浆沿着阴唇缓缓的流了出来,床单上全是男人们的精液。妈妈瘫软在精液之中,不断喘着粗气。

  很快第二轮进攻又开始了,鬼子们轮番插入,抱住妈妈的双脚,让妈妈双手着地满屋乱爬。在爬到牢房门口的时候,妈妈紧紧抓住房门,向佐藤请求着,佐藤全不予理睬,挺着鸡巴走过来。妈妈乖乖的给她口交,但佐藤鸡巴实在是太大,塞入不了妈妈的小口,妈妈只能像吃冰泣淋一样左右上下用舌头舔他的巨根。佐藤对她很不满,用鸡巴狠狠抽了妈妈一个嘴巴子,妈妈就被强行又拖入了房间深处的人堆里,大声的淫叫不绝于耳。

  妈妈就这样被从早上狂肏到晚上……我不放心妈妈,睡在牢房外面,却又对里面发生的事无能为力。

  深夜,妈妈被下体传来的快感惊醒,醒来发现一个日本鬼子正在对自己红肿的小穴进行着攻击。妈妈的惊叫惊醒了更多熟睡的日本兵,他们把妈妈团团围住,一直抽插到了早上。早饭用罢,体力刚得到补充的鬼子们又想起了妈妈,妈妈的噩梦又持续到了深夜。

  狂肏活动持续了七八天,妈妈小腹已经被精液撑起来像怀孕三四个月的人了,妈妈到后来已经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肆意玩弄自己。

  在第十天的早上,佐藤将妈妈领回自己的房间,让妈妈休息了几日之后看到妈妈下体的肿胀恢复了大半,佐藤便开始享用她。再次看到佐藤的妈妈,就像刚经历完试炼,变得更淫荡、更配合佐藤了。

  终于,妈妈怀孕了,看着肚子一天天变大,佐藤对她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因为怀孕而变得温柔,每次抽插都要将整根大粗鸡巴全根没入才算完。

  生产后的妈妈,左边的乳房是喂孩子的;右边则是佐藤的。往往妈妈还在给孩子喂奶,佐藤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剧烈抽插妈妈。阵阵快感来袭,妈妈浪叫着将孩子交给我跟佐藤欢快的纠缠在一起。

  妈妈越来越对佐藤死心塌地了,每天的任务就是把孩子交给我带,疯狂的和佐藤做爱——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做爱。

  佐藤巨大的肉棒几乎不分昼夜的放在妈妈嫩穴里,这一放,可就是一年多……终于,解放军打了过来,将我和妈妈解救了出来。闯入房间来的时候,刺鼻的骚味和浪叫声扑面而来,妈妈和佐藤还是处在交合的状态,佐藤惊讶的看相他们,想要拔出阴茎,但是巨大的阴茎不听话般的又卡在妈妈子宫深处,他们一枪子崩了佐藤,佐藤瘫倒在妈妈身上,大鸡巴还是没有拔出来,妈妈在枪响之后才回过神,惊讶的看着佐藤趴在自己的身上,嘴里的血迹吐满了右乳,妈妈不甘心的翻过身继续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在达到了那天的第无数次高潮之后终于也晕了过去。

  妈妈被当作是被俘虏的慰安妇救出,善待修养几天之后送回了村里。 但他们不知道妈妈是有多么渴望佐藤的那一根粗壮、持久的阴茎;多么享受让肉棒充满自己阴道时下体发涨的快感……而他俩的孩子被邻县的有钱人收养。 二狗因为给解放军通风报信有功,功过相抵了被无罪释放回来。而村民看他的眼神却没有因为他无罪而得到改善。


  裁员之后爸爸回到了村里,村里人并没有跟爸爸说日本鬼子对妈妈做了什么,其实他们也并不清楚妈妈到底被怎么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完】
操老师影院,传奇色影视,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伊人成人影院

上一篇:社团活动之中二魔法少女篇 下一篇:小翠的淫蕩日記

友情提示:虽说看电影也是一种生活的乐趣,但是请不要长时间沉迷于此,看电影只以休闲与消磨时光之用,现实才是第一,爱护自己,身体才是本钱。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吉吉电影和先锋影视资源均为站长收集于网络,本站不参与任何制作和存放,

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若有侵权行为,请来信通知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

[白白色在线播放_白白色_白白色在线视频_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_] [www.zhuohuizhineng.com]